泰州新闻网

首页 > 正文

估值狂跌近 6 倍,失控的 WeWork 和孙正义的反思

www.engsynthesis.com2019-11-09

对于焦急地为软银愿景基金第二阶段寻找投资者的孙正义来说,这是一场荣誉之战。

直线上升至470亿美元,一年后又掉头,暴跌至80亿美元,资产估值缩水近83% 这一激动人心的场景正在世界第一共享房屋租赁公司WeWork上演。

颇具戏剧性的是,将价值470亿美元的独角兽公司的WeWork评为世界第四高估值的人也是软银集团董事长孙正义,他最近接受了价值80亿美元的报价。

'这是孙正义必须做出的选择 一位熟悉软银的投资者表示 如果软银不接受这一提议,WeWork账户上的现金可能要到下个月才能支持。对儿子来说,他将面临更糟糕的情况。软银愿景基金此前在WeWork投资的数百亿美元将被浪费掉。 对于正焦急地为软银愿景基金第二阶段寻找投资者的孙正义来说,这是一场荣誉之战。 因此,现在选择继续投资50亿美元并持有我们80%的控股股东并不是最糟糕的选择。

软银股价下跌3.2%,至4057日元,为今年1月以来的最低水平,此前软银集团宣布了对WeWork的援助计划。 事实上,自今年8月以来,软银的股价一直像洪水一样下跌。 在此期间,优步股价下跌近13%,WeWork申请在美国上市,进行当年全球最大的融资项目,随后因创始人的公司治理丑闻被迫终止上市。

10月23日,软银和我们公司(WeWork的母公司)在声明中表示,WeWork的创始人亚当纽曼(Adam Neumann)将辞去董事长职务,成为董事观察员。软银集团首席运营官马塞洛克罗尔(Marcelo crowl)在完成15亿美元的预付款后,将出任WeWork董事会主席。 然而,软银在新成立的董事会中没有多数票,这意味着WeWork只是软银的投资公司,而不是其子公司。

这种干扰是由公司治理引起的,它的思维不仅仅局限于公司治理 据国外媒体报道,在最近的一次企业务虚会上,孙正义提到需要在上市公司上市后的几年内,更加注重建设可持续发展的企业。

在同龄人眼中,孙正义是一个早期的浪漫投资者。虽然他目前管理的是大型市场化私人投资基金,但早期浪漫的投资风格并没有改变。

另一方面,他也比大多数投资者更有野心控制全球互联网格局。 即使优步和Slack上市后股价下跌逾20%,孙正义仍坚定不移地主张快速扩张,用资金占领市场。

然而,我们的工作将孙正义从星海带回地球,这对孙正义来说可能不是一件坏事。

shanghai WeWork 照片:吴玉臣“危险的浪漫主义”在今年接受媒体采访时,当谈到WeWork的未来时,孙正义宣布WeWork将成为世界上第一个物理社交网络。

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认为这个想法有点太浪漫了 "公司老板是否鼓励他的员工与其他公司的员工交往?"在朱啸虎看来,WeWork纯粹是一家主要房东的企业,在2018年美国房地产市场高点锁定长期租赁合同的风险非常高。

然而,WeWork上市的一位投资银行参与者认为WeWork的模型不是问题,但当时的估值有问题。 当被问及WeWork是一家房地产公司还是一家互联网公司时,这个人的说法有些含糊不清。在他看来,WeWork是一种通过互联网开发房地产的创新方式。

投资银行认为,WeWork的资本链因其大规模扩张而断裂,这在短期内给公司估值带来压力。 然而,他没有说是创始人的野心导致了WeWork的财务链断裂,或者更准确地说,是在孙正义的鼓励下失去控制的野心。

一些媒体报道了孙正义第一次见到诺依曼的情景:不到半个小时的会面,孙正义扔给他一份价值44亿美元的投资协议草案,并郑重告诉他,‘让我们的工作比你原来的计划大十倍’

在儿子眼里,我们的工作价值数千亿美元。

WeWork确实有其固有的商业价值。随着人类工作方法的未来变化,工作方法之间的联系将越来越个性化和松散。WeWork提供了灵活的办公室租赁方法。

自2017年以来,软银共向该公司投资106.5亿美元,公司估值从200亿美元升至惊人的470亿美元。 就像孙正义告诉其他投资公司在全球扩张一样,我们工作也在短短几年内将其品牌扩展到了全球29个国家的111个城市。目前,WeWork有528个地点。 2016年,WeWork将只有34个城市。

然而,短期内的全球扩张并不适用于所有商业模式和所有市场,基于市场份额和房屋数量的估值忽略了当地市场的实际需求和能力。 此后,公司现金流量一直紧张,2018年现金净流出为771.7万美元,2019年上半年现金净流入为88.4亿美元,主要是由于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公司自身经营活动现金流出19.8亿美元,2018年同期经营活动现金流出8.43亿美元 根据该公司的现金流支出,一些分析师预计,我们将最早在11月份面临打破资本链的风险。

是孙正义最终支付了我们的工作和软银。

据媒体报道,软银集团将在WeWork50上投资50亿美元,并将购买30亿美元现有旧股,同时加快15亿美元认股权证的实现。 此外,软银还将收购创始人纽曼(Neumann)持有的9.7亿美元股份,支付1.85亿美元咨询费,并向他提供5亿美元贷款。

消息人士称,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将裁员4000人,并关闭亏损更多的办公室。扩张计划将放缓,优先考虑表现较好的市场,如美国、日本和欧洲,并撤出入住率低的市场,包括美国、印度和亚洲大部分地区。 根据上述投资银行家的说法,WeWork需要在未来2-3年内“耗尽”其盈利模式。

这是软银对WeWork瘦身计划的推动,但WeWork对一向自信的孙正义的反思并不仅限于WeWork。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近日孙正义告诉愿景基金的投资者,被投资企业需要尽快产生现金流。在此之前,孙正义的愿景基金更加关注被投资企业的高成长性及其快速获取市场份额的能力。该公司的盈利能力不在它的优先考虑范围之内。

由于优步和WeWork在投资后表现不佳,据报道软银累计资产减值损失50亿美元,孙正义需要重新评估其愿景基金的投资价值。

华盈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维基公开表示,WeWork上市失败让所有GP,无论是人民币还是美元GP,都更加关注企业的内部价值。 我们应该关注初创公司本身的商业价值,它有多大,以及商业模式能够产生多少运营收入和现金流,而不仅仅是交易价值。 软银愿景基金一期扩容的特殊性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投资了近700亿美元,公司范围从交通运输到电子商务再到共享办公室。

超大型软银愿景基金(Softbank Vision Fund)成立的原因是孙正义看到了互联网公司未来将变得越来越垄断的趋势,拥有绝大部分市场份额的公司将会吃掉这个行业的大部分利润。在这种情况下,公司将获得比目前所需更多的资金。在不确定的环境下,公司将利用网络效应迅速占领市场,获取超额利润。这是由美国风投公司格雷洛克的投资者、领英的联合创始人里德完成的?霍夫曼称之为“闪电扩张”策略 在这一战略中,速度比效率更重要,人才和资本是实现闪电扩张的最重要的子弹。

在软银视觉基金投资的许多公司中,在快速增长期采用了闪电扩张战略。 在优步,一家共享的旅游公司,孙正义尝到了闪电战的好处。 在优步的全球扩张中,软银是其最重要的“子弹”供应商

孙正义想要建立一个帝国。每个被投资的公司都将成为其行业的霸主,他也将成为整个未来互联网帝国的霸主。

但并不是所有的公司都适合闪电战策略,比如WeWork。 根据WeWork的招股说明书,WeWork的扩张并不反映边际收益递减,每栋新建筑的成本也不会因为其规模而降低。 从WeWork的经营利润来看,WeWork过去三年的净亏损分别为42.96亿美元、88.39亿美元和161.07亿美元。

我们尽可能让自己看起来像一家轻资产公司。 信息技术将自己定义为空空间即服务,为成员提供所需的灵活服务空并提供服务,包括保险、信息技术、教育、企业服务等。围绕其会员制度

WeWork在招股说明书中提到,随着越来越多的店铺在现有城市开业,社区更加活跃,这种聚集效应将带来更大的品牌认知度和规模效应,最终带来全球平台的商业化。

矛盾的是,自2017年以来,WeWork的平均个人成员收入一直在持续下降。我们在招股说明书中解释说,这是由于低价市场的扩张。 在同一地区建立WeWork可能有助于提高认识,但单位密度的增加会对房地产经营产生相反的影响。

此外,品牌意识带来的效果与网络效果不一致 网络效应的前提是,随着规模的增大,固定成本的单位成本逐渐降低,最终等于零。 品牌意识可能有助于我们节省营销成本,但运营成本占成本的40%以上,不能随着规模的扩大而逐渐降至零。

虽然WeWork在招股说明书中提到,还有一种轻型资产模式,在房屋装修中与房东分享租金收入,但目前这一比例仅占WeWork业务的15%。可能很难将WeWork的所有租赁合同转换成轻型资产模型。

根据CBRE研究公司的数据,我们现在已经占据了共享办公领域71%的市场份额。 该公司希望将来实现30%的毛利率。 但是现在,我们工作还没有享受到全球扩张带来的巨大利润。 今年上半年,共享办公公司IWG的毛利率为15%。如果用边际贡献率来衡量,我们目前还没有看到WeWork的优势。

事实上,过去两年市场支出的同比增长明显高于WeWork的收入增长,WeWork的增长主要是由于市场营销和不断扩张的领域。

许多企业在收到软银的巨额支票时,被要求将模型复制到全世界,但战线拉得太长,对本地化操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我们工作于2016年进入中国,并建立了我们工作中国。除了软银,它还引入了中国私募股权投资机构弘毅投资(Hony Investment)。然而,我们在中国的表现不是很令人满意。 由于经济增长放缓,全国17个主要城市的整体住房空购买率已攀升至21.5%,我们工作不能置身事外。 据国外媒体报道,我们中国目前的空配售率在上海为35.7%,在深圳为65.3%,在Xi为75.3%。 WeWork在中国的业务也影响了WeWork的整体边际收益,使得整体边际收益更低。然而,不包括中国,该公司2019年上半年的毛利率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加了3个百分点。

至于我们中国未来将如何变化,弘毅投资相关人士表示,目前各种投资者仍在交易过程中,不能向公众透露太多信息。

除了开城的地理扩张之外,软银还主张扩大其业务范围 例如,印度初创公司OYO和孙正义希望,除了原有的房屋翻新之外,该公司将积极促进未使用空酒店外卖业务的发展。

WeWork的业务也非常丰富。 除了保险,我们还提供“我们生活,我们成长”等服务,甚至收购了一家制造冲浪池的公司。

除了创始人的战略野心,过多的资本和过高的估值也间接给公司带来麻烦,比如软银视觉基金投资的美国二手车租赁公司费尔(Fair)。 去年12月,该公司刚刚收到软银集团3.5亿美元的融资,估值为12亿美元。 最近,该公司宣布裁员40%,并解雇了公司首席财务官。 这位创始人提到,市场正在发生变化,他希望重新关注企业利润。

在软银实施其救援计划的同时,WeWork已经开始解压其过去的雄心计划。该公司将取消其软件业务和创始人妻子雷赫卡经营的一所小学,并将注意力重新集中在办公室的租赁和翻新上空

在新资本注入和高层变动后,我们的工作将如何反弹?

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