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州新闻网

首页 > 正文

有一种爱,叫爱而不得,却一生都放不下

www.engsynthesis.com2019-07-24

  4afec6ba-9633-48fd-be0b-e6230e60fd24

  有一种爱,叫爱而不得,却一生都放不下

  到死都别想离开……

  到死都别想离开……

  卫夕猛然惊醒,耳边仍旧余留着凌云庭如死刑一般宣告的回音。

  她看了一眼四周,一片黑暗,像是深处地狱,她惊恐的抱着自己的膝盖,埋头低声哭泣。

  她已经两天没有回家了,母亲肯定该担心坏了。

  现在该怎么办才好?

  “哭什么哭!赶紧给我起来做事情!”

  听见动静的管家老刘就不耐烦,敲开了她的门,也不管卫夕怎么样,赶着她就起来,扔给她一套佣人的衣服。

  卫夕双眸空洞,凌云庭那么说,也那样做了。

  现在她是凌家,身份最低微的的佣人。

  “穿好这身衣服,到客厅集合,我不管你以前是几点起,以后每天早上四点半必须到客厅报到,听到没有?”

  管家瞪了卫夕一眼,见她还没反应,干脆的吼道:“你聋了么?快点穿!”

  “凌少吩咐了,不要让小姐看到你,放机灵一点!”

  卫夕浑浑噩噩的穿好衣服,正要朝客厅走去,走到一半,突然念头一闪,转身朝着通往后院的方向走去。

  乘着凌云庭不在,她是不是有偷偷溜走的机会?

  只是步子还没迈出几步,抬眼就撞到一个坚实的身体,把卫夕吓得连忙后退。

  “少……少爷。”她识相的叫了一句,想到昨天的惩罚,仍旧心有余悸,

  凌云庭从上到下冷冷扫视了她一眼,警告道:“最好给我安分点,不然你知道有什么后果。”

  说着男人往前逼近卫夕,后者赶紧瑟缩后仰。

  “知……知道了……”卫夕怯怯的回答。

  相信她也没这个能力敢乱来!

  走廊里,凌云庭拿起外套,就朝门外走去。

  听着男人远去的步子,卫夕才觉得呼吸重新回到自己的身上。

  她下意识的抬眼,看了一眼四周,却发现想要逃跑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这个家,到处都是摄像头,她的一举一动,都被看的清清楚楚,不仅如此,时刻都有人跟着她并且报告给凌云庭。

  别说逃走,她连一点自由的空间都没有。

  傍晚,门铃声响起,一想到可能是凌云庭,卫夕的心就悬起来。

  “小姐,你来了。”

  看到是凌家的大小姐,管家赶忙笑意盈盈的迎着人进来,身后的手,却在示意卫夕赶紧离开。

  “哥哥在不在?”凌若允穿着一身素蓝色长裙,扎着高马尾,正一脸俏皮的看向里屋。

  只是视线触及到管家身后的人正在快步逃离,身子瞬间僵硬,笑容褪去。

  “她……她……怎么在这里?”

  凌若允指着里面的不速之客,瞪着管家,而手里的礼物已经被她捏的发皱。

  卫夕怎么会出现在哥哥的宅子里?她不是在监狱吗?

  这时,她身后传来一声低沉的男声。

  “若允,你来了!”

  凌若允回头,就看见夕阳下那抹挺拔的身影。

  她赶紧捂住脸,惊恐朝她奔去,一把抱住凌云庭,两只雪臂顺势搂紧凌云庭,将头埋在他的怀里,指着屋里的人不住呜咽。

  “卫……卫夕……怎么会在这里?我好怕!她来这里是不是想害哥哥的……”

  “没事,有我在呢,她不会伤害你的。”凌云庭小心哄着自己的妹妹,俊眉高高隆起,视线射向管家身后的卫夕。

  卫夕无措的站在一旁,脸色苍白。

  “我不知道她会来,我……”

  后续的解释,还没开口,凌云庭已经抱着半伏在自己怀里的凌若允从她身边走过,像是从一个不相干的人身边擦身而过。

  卫夕垂眸,不再多言,只是眼中闪过一丝歉疚。

  凌若允依旧死命抓住凌云庭的手,一张哭花的小脸满是凄楚。

  “哥哥,你忘了她三年前是怎么对你的吗!她不仅欺骗你,还偷了公司的机密卖给别人,甚至找人绑架我们,如果不是我为哥哥挡了一刀,你可是差点死在她手里!她就是一个欺诈犯!杀人犯!这种人怎么可以让她出现在这里,你赶紧赶走她!”

  三年前的事,再一次被揭开,带给所有人的,都是窒息的痛楚。

  欺骗……

  偷窃……

  绑架……

  这些凌云庭怎么会忘记?

  三年来他一直不去谈起卫夕这个名字,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可是每到夜里,那些鲜活的画面,那刺进妹妹身体的刀刃,一如昨日发生,跃进他的脑海,盘旋不去,让他难以成眠。

  他记得,这一切拜谁所赐。

  “对,她就是一个欺诈犯,杀人犯,所以,三年牢狱的惩罚对她不是太轻了吗?”

  凌云庭看向自己的妹妹,眼中带着绝然和冰冷。

  “所以,哥哥只是为了折磨她?”凌若允止住了哭泣,却仍旧不放心,小心的问:“那……哥哥是真的……对她一点感觉都没有了吗?”

  而此刻,原本想要来看看凌若允怎么样的卫夕停在门外,听着她的声音,不知为何,一颗心也跟着悬起来。

  凌云庭。

  他会怎么回答?

  房内,凌云庭的眸子莫名变的昏暗和深邃,声音冷的好像寒冰。

  “一丝一毫都没有。”

  一丝一毫……都没有……

  凌云庭的话在卫夕脑海中不断回响。

  很好,她应该感到庆幸,庆幸这个男人将她这个恶毒的女人像是一块病变的组织,从身体剥离。

  她嘴角漾起笑,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雾气却止不住的上涌,模糊了她的眼睛。

  哭什么,这三年的监狱白进了吗?

  这不是早就已经料到的结果吗?谁会对一个骗自己的女人还有感情?

  可是心,还是这样痛,卫夕抬眼,咬紧唇,生生让自己憋回泪意。

  却在迷蒙中,恍然看见一个高大的人影。

  “你出来干什么?”

  凌云庭俊朗的脸上覆着寒霜,黑眸里泛着冰冷的凉意,正居高临下的凝着她,俨然一副她怎么有资格在这里的模样。

  卫夕抹眼,撇开侧脸。

  “我是想来看看若允……她有好些了吗?”

  她会这么好心?

  凌云庭干冷冷睨着她,“你没有资格关心她!”

  听见这话里浓浓的讽刺,卫夕知道自己是多此一举了,在这个男人怎么可能会相信她是出自真心呢?

  她低头无奈抿了抿唇。

  “对不起,我现在就离开。”

  她已经够难堪,何必还多留。

  卫夕就埋头,想要离开。只是步子还没迈开,胳膊却被人一把拽住,将她重重摔在墙上。

  来不及痛呼,她的下巴就被人一把捏住。

  “记住你现在的身份,不准做出任何刺激若允的事情,听懂我的话了吗?”

  凌云庭恶狠狠的警告她,眼里是奔涌的寒意和怒气。

  卫夕知道,自己没有丝毫反对的空间,更加没有这个资格。

  她只能握紧自己的手,屈辱的点头,“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厨房。”

  看她终于有几分老实的样子,凌云庭才稍感满意,松开了捏着她的手,凌厉的视线却仍旧在她脸上,居高临下的逼视她。

  “在若允没有离开前,你最好给我夹紧尾巴,老老实实的给我待在那里,半个影子都别给我出现!”

  凌云庭的话在卫夕原本就已经碎了的心上再狠狠踩了一脚,让她心痛的难以呼吸,被逼退的泪又翻涌了上来。

  许久,没听见回应,凌云庭的抬了下眸,凌厉的目光再次射向卫夕。

  哽着嗓子,她低低垂眸。

  “我……不会出来的。”

  她连忙起身,惨白着脸色,像是战败的逃犯,匆匆离开,背影凄寂。

  看着她一副几欲倒下的模样,不住怎的,凌云庭皱紧了眉头。

  他知道,他要做的,就是无时无刻的羞辱这个女人,她愈加狼狈,他才愈加满足。

  可是现在压在他心里的那块石头,是怎么回事?

  不去想,更加不想去看,他干脆回身进屋。

  一直到晚间,吃完饭,卫夕都没有露出半个人影。

  厨房的空间很大,可以容纳很多的人,只是这里有专门的厨师做饭,还有一旁打下手的助手,大家都各司其职,埋头忙碌。

  唯有卫夕蜷缩在厨房的一角,俨然是那个多余的存在。

  终于,外面传来动静,似乎有人离开。

  卫夕暗暗松开一口气,终于不用忍受众人的视线。

  她偷偷走到转角处,去到外面的院子,想要呼吸一口新鲜空气,不用一直忍受这种肃杀的气氛。

  由于有监控,她不能走太远,只是刚出门,就一个踉跄,被人从身后拽到暗角处。

  她回身,一惊。

  “若……若允……”

  她不是离开了吗?怎么还在这里?

  只见凌若允的脸色立马变的冷硬,对她厉声呵斥。

  “你现在是什么身份自己不知道吗?我的名字是你叫的吗?”

  卫夕不敢相信,面前的这个人是记忆中那个温柔的凌若允。不过,念及往事,她强压下那股酸楚,改口道。

  “小姐。”

  凌若允听见这句,脸色才缓和几分,“这还差不多。”

  卫夕以为两人之间激烈的敌意会就此为止,哪知,凌若允接下来说出了的话让却她如坠冰窖。

  “卫夕,你带给我哥的只有伤害!如果让我知道你敢再勾引我哥,我就让你这张脸再也见不了人!”

  若看文学原创小说连载中,敬请期待…

达到当天最大量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