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州新闻网

首页 > 正文

“鹰派”博尔顿黯然离职白宫

www.engsynthesis.com2019-10-04

2019光明网络

华盛顿光明日报记者唐宪英

当地时间9月10日中午,新闻重创,美国总统特朗普通过社交媒体发布了一条消息,“解雇了”他的第三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约翰博尔顿。有趣的是,博尔顿迅速出来澄清自己是在辞职而不是被解雇。但是,无论是被解雇还是主动上课,都无法掩盖博尔顿离开白宫的隐瞒。

有句话说,性格决定命运。博尔顿在担任这个职位仅17个月后就失业了。不能说这与他的“偏执”性格有关。实际上,博尔顿的妄想症早已为世人所知。他在2000年曾大胆地说:“如果我让我今天重建(联合国)安全理事会,我将只有一个常任理事国,因为这可以真正反映出全球权力的分配。”作为特朗普的重要下属,博尔顿本应尽力担任总统,但国家安全领域着名的“鹰派”却另辟gone径。

《纽约时报》9月10日,作者专门列出了博尔顿和特朗普之间的五项主要政策冲突。在阿富汗问题上,博尔顿最近率先反对特朗普支持的美国与阿富汗塔利班之间的和谈。众所周知,特朗普在2016年总统竞选中表示,他将退出美国在阿富汗的“战争泥潭”,并从阿富汗撤军。博尔顿坚决反对特朗普与阿富汗塔利班领导人的会谈。尽管特朗普最终在美国总统休假期间在戴维营取消了与阿塔领导人的会谈,但特朗普的顾问谴责了博尔顿反对特朗普计划的言行。

在北韩问题上,特朗普一直放松与北韩的关系,这是其外交政策的一项重大成就。在朝鲜于今年5月进行导弹试射之后,特朗普故意淡化了这一事件对美朝谈判的影响,博尔顿说“眼中没有沙子”,声称朝鲜的导弹试射违反了朝鲜的核试验。联合国安理会的决议和公开的“臀部”没有来台湾,因此特朗普于6月访问了韩国,并在板门店会见了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他还越过了朝韩军事分界线的关键历史时刻。他没有带来博尔顿,但让它去了蒙古。

在伊朗问题上,博尔顿在成为特朗普的国家安全顾问之前就坚持对伊朗进行军事打击。尽管特朗普表达了对《伊朗核协议》的仇恨,但他最近希望通过外交渠道与伊朗达成和解,并“与伊朗总统罗哈尼坐下来聊天”。今年6月,伊朗击落了一架美国的无人侦察机。以博尔顿为首的白宫顾问向特朗普提交了针对伊朗使用武力的计划,但后来在最后一刻被特朗普放弃。

关于委内瑞拉问题,今年1月,美国及其一些盟国宣布委内瑞拉的马杜罗政权是“非法的”,并支持反对派领导人瓜伊多担任“临时总统”。局势僵持了几个月,很难打破马杜罗和瓜多之间的局势。特朗普逐渐对委员会的状况感到沮丧,并质疑委员会的战略。但是此时,博尔顿仍在不“不知道时间”的情况下向委员会施加了更大的压力,并在八月份宣布“现在是对委内瑞拉采取行动的时候”。难怪“偏执”使特朗普无法接受。

关于俄罗斯和乌克兰问题,博尔顿上个月还向乌克兰保证,美国将支持他们与亲俄分裂主义者的斗争,但白宫并未表示支持博尔顿的承诺。就在最近,美国还推迟了对乌克兰政府的军事援助。特朗普私下告诉助手们,他认为乌克兰有一个腐败的政府,并表现出对乌克兰当局的不满。另一方面,博尔顿还经常提到所谓的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的问题。这正是特朗普最不愿涉及的敏感话题。他认为,讨论此事将破坏其合法性。难怪有些媒体认为博尔顿是如此“无知”,以至于他借此机会辞职。

“世界观的差异长期困扰着特朗普与博尔顿的关系。”正如美国《华盛顿邮报》文章在9月10日指出的那样,特朗普对博尔顿的免职是消除了控制官僚主义并无视外交政策的鹰派。学校理论家。尽管特朗普和波顿都否认了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的政策,但波顿对军事对抗和政权更迭的“良好胃口”一再与特朗普发生冲突。俗话说:“道是不同的”。博尔顿此时与特朗普分手是合理的。

2018年7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和时任国家安全事务总裁的博尔顿(右)参加了在比利时布鲁塞尔举行的北约峰会。新华社发

在“解体”的最后时刻,特朗普和博尔顿仍在争论是“我解雇了你”还是“我首先提议辞职”。看来这两个“强者”之间的矛盾是真实的。在某种程度上很难调和。一些媒体在这里叹息,博尔顿的自大和自大促使美国退出了《中导条约》的“狂人”,并将其推向世界。

(《光明日报》,华盛顿,9月10日)

《光明日报》(2019年9月12日?版本15)

华盛顿光明日报记者唐宪英

当地时间9月10日中午,新闻重创,美国总统特朗普通过社交媒体发布了一条消息,“解雇了”他的第三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约翰博尔顿。有趣的是,博尔顿迅速出来澄清自己是在辞职而不是被解雇。但是,无论是被解雇还是主动上课,都无法掩盖博尔顿离开白宫的隐瞒。

有句话说,性格决定命运。博尔顿在担任这个职位仅17个月后就失业了。不能说这与他的“偏执”性格有关。实际上,博尔顿的妄想症早已为世人所知。他在2000年曾大胆地说:“如果我让我今天重建(联合国)安全理事会,我将只有一个常任理事国,因为这可以真正反映出全球权力的分配。”作为特朗普的重要下属,博尔顿本应尽力担任总统,但国家安全领域着名的“鹰派”却另辟gone径。

《纽约时报》9月10日,作者专门列出了博尔顿和特朗普之间的五项主要政策冲突。在阿富汗问题上,博尔顿最近率先反对特朗普支持的美国与阿富汗塔利班之间的和谈。众所周知,特朗普在2016年总统竞选中表示,他将退出美国在阿富汗的“战争泥潭”,并从阿富汗撤军。博尔顿坚决反对特朗普与阿富汗塔利班领导人的会谈。尽管特朗普最终在美国总统休假期间在戴维营取消了与阿塔领导人的会谈,但特朗普的顾问谴责了博尔顿反对特朗普计划的言行。

在北韩问题上,特朗普一直放松与北韩的关系,这是其外交政策的一项重大成就。在朝鲜于今年5月进行导弹试射之后,特朗普故意淡化了这一事件对美朝谈判的影响,博尔顿说“眼中没有沙子”,声称朝鲜的导弹试射违反了朝鲜的核试验。联合国安理会的决议和公开的“臀部”没有来台湾,因此特朗普于6月访问了韩国,并在板门店会见了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他还越过了朝韩军事分界线的关键历史时刻。他没有带来博尔顿,但让它去了蒙古。

在伊朗问题上,博尔顿在成为特朗普的国家安全顾问之前就坚持对伊朗进行军事打击。尽管特朗普表达了对《伊朗核协议》的仇恨,但他最近希望通过外交渠道与伊朗达成和解,并“与伊朗总统罗哈尼坐下来聊天”。今年6月,伊朗击落了一架美国的无人侦察机。以博尔顿为首的白宫顾问向特朗普提交了针对伊朗使用武力的计划,但后来在最后一刻被特朗普放弃。

关于委内瑞拉问题,今年1月,美国及其一些盟国宣布委内瑞拉的马杜罗政权是“非法的”,并支持反对派领导人瓜伊多担任“临时总统”。局势僵持了几个月,很难打破马杜罗和瓜多之间的局势。特朗普逐渐对委员会的状况感到沮丧,并质疑委员会的战略。但是此时,博尔顿仍在不“不知道时间”的情况下向委员会施加了更大的压力,并在八月份宣布“现在是对委内瑞拉采取行动的时候”。难怪“偏执”使特朗普无法接受。

关于俄罗斯和乌克兰问题,博尔顿上个月还向乌克兰保证,美国将支持他们与亲俄分裂主义者的斗争,但白宫并未表示支持博尔顿的承诺。就在最近,美国还推迟了对乌克兰政府的军事援助。特朗普私下告诉助手们,他认为乌克兰有一个腐败的政府,并表现出对乌克兰当局的不满。另一方面,博尔顿还经常提到所谓的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的问题。这正是特朗普最不愿涉及的敏感话题。他认为,讨论此事将破坏其合法性。难怪有些媒体认为博尔顿是如此“无知”,以至于他借此机会辞职。

“世界观的差异长期困扰着特朗普与博尔顿的关系。”正如美国《华盛顿邮报》文章在9月10日指出的那样,特朗普对博尔顿的免职是消除了控制官僚主义并无视外交政策的鹰派。学校理论家。尽管特朗普和波顿都否认了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的政策,但波顿对军事对抗和政权更迭的“良好胃口”一再与特朗普发生冲突。俗话说:“道是不同的”。博尔顿此时与特朗普分手是合理的。

2018年7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和时任国家安全事务总裁的博尔顿(右)参加了在比利时布鲁塞尔举行的北约峰会。新华社发

在“解体”的最后时刻,特朗普和博尔顿仍在争论是“我解雇了你”还是“我首先提议辞职”。看来这两个“强者”之间的矛盾是真实的。在某种程度上很难调和。一些媒体在这里叹息,博尔顿的自大和自大促使美国退出了《中导条约》的“狂人”,并将其推向世界。

(《光明日报》,华盛顿,9月10日)

《光明日报》(2019年9月12日?版本15)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