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州新闻网

首页 > 正文

井陉太行“天路”通了 景色美了村民笑了

www.engsynthesis.com2019-09-22
原标题:“天禄”过去了,风景秀丽,村民们笑了起来

■晶晶太行“天禄”连接了几个小村庄,促进了当地的发展。记者张晓峰摄影

在绿色的山脉和绿色的海水之前,老人们在和平和八卦的中间短暂。几个游客带着相机把风景带进了包里。这是记者最近在景逸县于家乡“石头村”看到的情景。随着第五届城市旅游会议的成功,景逸县的历史,文化和特色景观吸引了游客,景兴太行的“天禄”字样频繁出现在各界朋友圈中。不仅赞美,而且更感叹。

关心群众、为人民服务是景兴太行“天路”精神的核心。人品是党的根本属性,为人民服务是保持主动权的根本任务,而群众的支持是我们经商的最大动力,”井陉县主要负责人说,各级干部只要把人民放在心里,把事情做在人民心里,就能得到群众的支持和支持。正是人民群众不顾损失,主动配合征地拆迁,22个月完成“天路”西线奇迹、100天跑完“天路”东线壮举的各界人士捐赠和自发工作。建设“天路”,拆除违建,美化环境,跑一趟,一个接一个地奋战,让世界充分认识到什么是“人民的愿望,胜利的愿望”。

这条路通向美丽的风景。

近日,记者驱车行驶在景龙县古村落旅游环线西线。这条12米宽的柏油路绵延在山梁之间。道路两旁层层梯田,绿意朦胧;古村落巍峨,沧桑朴素。

在路上,有公共汽车不时载着游客。有时驾驶私家车的游客会在路边停下来,俯瞰太行。

这是脚下的道路,贯穿渭水镇,秀林镇,南市镇,天长镇,渔家乡和南王庄乡,沿线划出“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区”。村庄和几个革命历史遗址和旅游景点使红色文化,民俗文化和建筑文化有机地联系在一起,形成60多公里的旅游周期,以及京石高速公路站,南梁渡站和宜家六蹲站,如姚站站,塔吉跑站,太行古镇站,石家峪站,共同打造了以中国唯一的传统村落为核心的多姿多彩的自驾游体验基地,形成了一个美丽的“太行画廊”。它就像一条游龙。它穿越太行山山脉和山脉的山脉和山脉。沿京石高速公路,横泾线,靖远高速公路,平舆高速公路,石台高速公路,远大线等“三横三纵”道路。主要交通线路相连。

石板房掩映在青山绿树旁,路边的向日葵笑脸迎客,即将成熟的果实挂满枝头……汽车行驶在井陉新修建的东环路上,车窗外,各种美景尽收眼底。在南王庄乡塔寺坡村,记者被塔寺坡驿站内古朴、精致的石窑建筑吸引。这些建筑历经百年风雨,古朴而沧桑。经过翻修,客房、餐厅、咖啡屋各种现代化设施一应俱全,吸引了不少游客。

“这条路,能开车、能骑行,还能漫步,徜徉在古村古树之中,陶醉在青山绿水之间,真让人舍不得走。”石家庄游客王秀芳说。“天路”虽然是按国家二级山区公路建设,但规划设计之初就为其注入了成为网红的“气质”:双向两车道,两侧预留了方便自行车骑行的红色车道,在视野开阔处设计了观景台,方便游客驻车揽胜。

开车走在这条路上,群山、密林、村落、梯田尽收眼底,古村古韵、山川景色和蓝天白云交相辉映,形成了一条“一带三舍串九景,寄乡情山居,忆梯田农耕,观山石林翠”的美景带。

是生路 是出路

“它不仅是一条旅游路,更是致富路、民心路和幸福路。”于家乡党委书记赵峰与记者交谈时,还不忘介绍“天路”背后的故事。

于家石头村名声在外,因为路不好走,致使旅游开发一直止步不前;大梁江村有一处完整的明清建筑群,有人称之为河北的“乔家大院”,由于山路崎岖坎坷,许多游客望路止步;“老虎火”是南张井村作火的技艺,2008年6月入选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扩展项目名录……它们全部处于全国首个“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区”内,却因交通闭塞,一项项非遗文化只能长期“藏在深山无人识”,村民守着金山银山过着穷日子。

修一条旅游路,让乡亲们吃上“旅游饭”,成了当务之急。

“2016年‘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区’申报成功后,县委、县政府就决定迅速启动古村落片区旅游路建设。”井陉县交通运输局局长范彦军告诉记者,然而,恰在这时,发生了“719”特大洪灾,井陉县遭受重创,灾后重建任务艰巨。而且,当时井陉县正处于经济下行、环保重压、转型阵痛期,财政十分紧张。

面对抉择,井陉县委、县政府果断确定了“自力更生、艰苦奋斗,以乡村为主体,依靠群众,发动集体力量,建设旅游环路,开发古村落资源,带动经济发展”的工作思路。

修路过程中,县委、县政府提出:“要修就要高标准,一步到位、不留遗憾。”沿途乡村两级干部也纷纷表示:“就是天大的困难也要把路修通、修好!”

修路,说起来简单,修起来却是千难、万难。

“对于修‘天路’,县里作了详细调查,修路决策完全从群众利益出发。而且,井陉县素来有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好传统。再加上我们刚刚经历了‘719’抗洪救灾的历史考验,凝聚了‘打虎上山’的作风共识。”井陉县委主要领导在接受采访时说,他们相信,在新时代,大家依然能够发扬这种艰苦奋斗、自力更生的精神,把“天路”修好。

正是凭着全县各级干部强烈的责任担当,心系群众、服务人民的井陉太行“天路”精神,“天路”工程如期上马、顺利推进,道路宽度从规划时的8米加宽到12米,标准从乡村道路提高到国家山区二级路标准。

客来了 民富了

“对山区来说,路就是生命!”大梁江村党支部书记梁瑞锁说,大梁江村虽然享有诸多荣誉,但是由于地处深山,交通闭塞、通信不畅、基础设施落后,虽然名声在外,但是老百姓生活并不富裕。

“现在一个周末就有三四千游客,这是原来想都不敢想的。这条路给我们带来了跨越式发展的好机遇!”梁瑞锁兴奋地说,老百姓都在自家门口做起了生意,之前“运不出去”的土特产现在都成了“香饽饽”,村民的日子逐渐好起来了,大家的精气神都提起来了。

同样的感慨也出现在南王庄乡塔寺坡村的村民高吉楼身上,今年68岁的他怎么也不会想到,闲置多年的破石窑还能派上大用场。该县以旅发大会为契机,修建旅游东环路。交通的改善让村子里的这些石窑洞由过去的“弃儿”变成了“新宠”,用来打造“吃喝住娱购”为一体的“天路”驿站,高吉楼也成为最早一批受益者。每次提起这件事情,老人的脸上都会笑开了花儿。“路通了就是好啊,以后俺又多了一份收入。”

随着“天路”通车,缩短了井陉古村落片区与外界距离,畅通了与外界的联系。26个古村落全线车程,由过去的4小时缩短到现在的40分钟。交通最不便利的张井沟村,去趟县城由以前的1个多小时缩短到现在的30分钟;到直线距离1.5公里的大梁江村,车程由以前的2小时缩短为现在的10分钟。不仅年轻人开始常回家看看,老人们也开始走出大山。60多岁的张井沟村村民尹巧玲第一次坐上公交车去了县城走亲戚。她说:“这在以前,根本想都不敢想。”

“天路”通车,还吸引了更多井陉在外人员返乡创业,为当地经济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记者在于家乡于家村于秀英家的农家院看到,来这里就餐的游客络绎不绝。小院里,锅碗瓢盆碰撞声、报单声、游客的欢笑声此起彼伏。“现在证明我们回村发展是对的,不用和家人分别,收入还比在外面打工挣得多。俺村好多在外打工的村民盘算着回来呢。”于秀英用毛巾擦着头上的汗水乐呵呵地说。

一路山水美景、一路民俗风情、一路访古探幽……依托这条“天路”,井陉的绿水青山正在一步步变成老百姓的金山银山。随着这条天路的延伸,一个个山区村庄悄然向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迈进,一幅幅乡村振兴的画卷正在徐徐展开。(石家庄日报记者杜倩倩)

(责编:陈思危、史建中)

——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