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八十四章 渣男重生洗白文的炮灰(11)(1/2)
    “月老庙前,遍地是梅树,梅花盛开,清风拂过,落英缤纷,你跪在地上对我说,在这个世上,你可以没有钱财,没有权势,甚至没有生命,却不能没有我的爱。”

    王晴晴双目干涩的厉害,连眼泪都不再有。

    她哭了好久好久,眼泪已经干涸。

    “当时在场的人没有一百,也有数十,多少人看见了,多少人羡慕我。”

    王晴晴大笑,“我就是从那一刻开始,真正喜欢上你,想要谋划我们的未来,你当时可没有说,你有妻子。”

    “闭嘴!胡说!”

    沈鸿目光闪烁,心神不定。

    他没想到,王晴晴居然还敢开口乱说话?

    按理说,王晴晴一个柔弱的小姑娘遇见这等事,早就吓得惊慌失措,分寸全失,她怎么有脸敢把两个人的私事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

    “我不闭嘴,为什么要闭嘴。”

    王晴晴满脸绝望,“从今往后,我的名声就要毁了,我爹娘要因为我一时不慎,落到你的陷阱里而蒙羞,我,我……”

    沈鸿再也顾不上看见瞿正时的害怕,如果不把事情定论,让王晴晴有机会出去胡言乱语,那他和瞿小金的婚姻就真的彻底完了。

    他脑子转得飞快,猛地向前一步,凑到王晴晴耳边,压低声音道,“你可别忘了,我是瞿家的女婿,你自己想找死,难道连爹娘也不要了?”

    “还有,我手里有些什么东西,你自己心里有数,对吧?”

    王晴晴的脸色顿时煞白,睫毛微微颤动。

    她这么长时间不言不语,除了还对沈鸿有那么一丁点的念想外,剩下更多的,其实是担心父母知道一切后受不了。

    还有,她和沈鸿情浓时,她曾被沈鸿哄着,让他画过好些画作,是西洋画。

    沈鸿说那是他当年在外留学时学会的画技,是艺术,最美好的艺术。

    他说,他想把自己最美的一面,永远留下来,不光留在记忆里,也要变成艺术,让其永恒。

    王晴晴此时恨得要命,她转头看向窗户,一步步走过去,满心都是——不如死了,死了还干净,一了百了。

    沈鸿看着她的动作,丝毫没有阻止的意思,只是高声道:“你现在知道羞愧了?女孩子不能没有廉耻心……”

    孟以非上前一把拽住王晴晴的手臂,把人拖回来往身后一甩。

    沈鸿顿时皱眉。

    孟以非叹道:“这么死了,你不觉得冤?你辛辛苦苦读书学习,你父母辛辛苦苦把你拉扯大,就因为这点事,你就要寻死?”

    王晴晴怔愣无言。

    “你又没有错,凭什么你死?”

    孟以非轻声道。

    王晴晴眼眶隐隐发红:“凭什么?因为我是女孩子。沈鸿大闹一场,他什么都不怕,他是男人,可我是女子,你信不信,事情传扬出去,受奚落的一定是我,被骂的也会是我,过不下去的,一定是我的家庭。”

    这话一出,周围围观的学生和老师们登时有些不是滋味。

    可是,这话,也没错。

    咬下这世道,女人活得本来就难。

    孟以非却是摇了摇头:“我知道你会害怕,但是不用担心,你没那么重要。”

    他淡定地笑起来,“现在大清朝都灭亡了,终归和以前不一样,你好好读书,考一个好大学,如果能出国留学,读上几年,回国无论去什么地方报效国家都好。”

    “人都是善忘的,带着你父母离开这儿,远走高飞,没有人会在关注你的过去。”

    “小丫头,你该庆幸你父母的睿智,他们让你读书,所以,你比别人有更多的活路。”

    孟以非也不说什么,不是你的错,要勇敢,不要去在乎流言蜚语之类的话,说这些话的,那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人。

    流言如刀,能杀人。

    王晴晴还是避几年为好。

    孟以非冲瞿正摆摆手。

    瞿正:“……王晴晴,我们瞿家这几年一直在资助有天分,肯努力的学生出国读书,如果你有心,可以试着考一下,只要你接下来的成绩过关,我保证送你出国。”

    他顿了顿,又道:“其实都不用走那么远,你努力读书,考到京城也好,别的大城市也罢,躲开一段时间流言也就去了,沈鸿如果威胁你,我们瞿家不会坐视不理的。我保证,任何会伤害到你的东西都不会让人看见。”

    沈鸿猛地抬头,多日来第一次直视瞿正。

    果然,瞿正就是个祸害。

    他再顾不得害怕,高声道:“小叔,你不相信我,到要相信一个外人?像这种女人说的话,一个字都不能信。”

    瞿正翻了个白眼:“白玉酒店306室,你到能耐,拿着我们家小金给的钱,在酒店里包长租房找别的……咳咳,我这都有七八年没见过你这么有种的人了,厉害。”

    几句话一过,瞿正又觉得没什么意思。

    “和你废什么话,总之,你要感谢小金,是她求我义父对你网开一面,要不是小姑娘求情,换成我这暴脾气,我非弄死你不可。”

    瞿正脸一冷,沈鸿又哆嗦了下,瞬间感到自己大腿骨剧痛,额头冷汗涔涔。

    哪怕过去这么多年,当年留下的心理阴影一点也不见减轻。

    王晴晴此时却镇定许多,轻轻抬起头,看着沈鸿:“你话说到这地步,我还有什么可怕的?”

    她伸手从袖子里摸出一叠信。

    这信一被取出,沈鸿就本能地扑过去要抢夺,瞿正飞起一脚过去,正中沈鸿小腹,他顿时身体蜷缩,倒地不起。

    王晴晴只当没看见:“这些都是你写给我的情书,是我傻,没看清楚你的真面目。”

    她深吸了口气,把情书递给瞿正,沉默良久,轻声道:“对不起。”

    瞿正摇摇头。

    孟以非看了看天色:“走吧,我想吃饭。”

    两个人先目送王晴晴离开,谁也没去看沈鸿,瞿正其实到有心揍他一顿,可又多少有那么点担忧他借伤去找小金。

    自家的孩子,自己清楚,心地柔软,到底做了两年多的夫妻,谁能知道小金和他究竟有多深的感情。

    “我有时候到希望我们家小金,能薄情寡义些。”

    瞿正和孟以非

本章未完,点击↓一页继续阅读